新框架已搭建 我国金融改革开放提速

责任编辑
姜茜
发布时间
2013-07-16
来源
上海证券报
点击:

  这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第五轮,也是新一届政府的第一次。看似简略的框架性成果,却暗合了中国金融改革及经济结构调整的逻辑脉络,为后者铺下重要基石。

  然而,“万事开头难”、“不怕慢就怕站”,正如中国高层领导人以睿智和罕见的幽默做出的总结,此次对话中许多内容任重而道远。

  一脉相承的逻辑

  此次经济对话成果提及了“推进汇率改革、增强人民币汇率灵活性”、“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”等内容,且均强调了发挥市场在其中的作用。

  无论“老面孔”、还是“新思路”,这些与一直以来、尤其是今年市场热议的“中国推动利率市场化、人民币国际化”的战略方向一脉相承。而首要的着力点,就是增加汇率弹性并增强市场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作用。

  “人民币过去数年的升值有利于促进人民币购买力的提高与扩大消费,但在目前更加期盼人民币汇率能显示双向的运动,这有利于形成外汇市场的有效供需。”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昨对上证报记者表示。

  星展银行经济师周洪礼也期望,未来通过金融改革来减少行政对汇率市场的干预,如让人民币中间价更多反映市场供求,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、将波幅空间从1%提升至2%等。

  然而,对于目前是否为一个较好的汇率改革试点市场则仍存有争议。正方认为,人民币升值预期已弱于上半年,正是较好的改革时间点;反方则认为,全球流动性充斥、人民币汇率并未被大幅低估、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幅度已超12%等,目前并不是简单让市场发挥作用的最佳时机。

  中国经济“再平衡”

 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或“再平衡”一直是宏观经济领域的重要内容。毋庸置疑的是,人民币将是中国经济再平衡措施的重要一环,将帮助中国从高储蓄、重投资增长模式转变为消费主导增长模式。

  周洪礼认为,在人民币温和升值预期下,将会出现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,从过去低端、需要淘汰的产业,转向以内需为主的产业。

  而在近几年劳动效率提高速度放缓背景下,过于追求人民币升值会对企业利润和劳动力收入增速产生压制作用,反而不利于扩大消费。乔虹说,目前扩大消费进入一定瓶颈阶段,需要通过改革放开一些服务领域,如医疗、教育等,来加大力度转移投资到环保、公共交通、食品等领域才能有助于消费的下一步升级。

  需要提出的是,鉴于未来十年GDP平均增速可能将从过去十年的11%左右放缓至7.5%左右,瑞银、野村等多家机构都提出了,消费增速应该也会随之放缓。

  “在中国经济增速下行过程中,投资、消费同时下降,但是消费下降幅度小于投资下降幅度,因而出现消费占GDP比重相对上升的局面。”野村证券经济学家张智威如此解释。

  金融市场深度提升

  此次经济对话成果中,中国对金融业开放承诺有许多内容。如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行参与国债期货交易、欢迎外资行参与跨境贸易和投资人民币结算,在企业年金、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等方面承诺对中外资机构平等待遇。

  周洪礼还预计,未来更多外资参与地方债、企业债的发行和交易,企业间接融资比重会持续上升。

  尽管人民币跨境贸易与投资已开展较长时间,但在香港点心债承销规模排名、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排名中,来自美国的金融机构并不多见。“所以中美战略对话中强调了这一点,这是大趋势,美国也要参与进来。”周洪礼说。

  在张智威看来,这仅仅是中美之间讨论的开端,未来肯定会有周折,因为双方开放是互相的、需要讨价还价,各项承诺中需要对额度、门槛设限。

项目排行榜
    地方频道
      招商视频